欢迎光临h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
第1081章 功夫

大家听完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心头有点发沉又有点好笑。

“这东西,部队用得着,很多地方都能用,不用点火。”王真说道。

“还有海边,直接用这个,够一个人喝的了。”

“嗯,挺有意思。”

“这个太阳能净水器......现在传过来我觉得...”李建国抬头想了想,“这里头有他常讲的一个道理。”

“什么道理?”

“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,他做事都是大才小用,也不是小用,就是降一级用,不让人费劲。”

“哦,是不是孙膑赛马,上驷对中驷,中驷对下驷?”

“差不多是这样吧,......”李建国拿着纸,“这是刚才送到的?”

“你来之前送到的。”

李建国想了想,欲言又止。

“说吧。”

“不知道猜得对不对,可能是他...”

李建国示意电视:“他知道看到录像带,会叫我,然后这个的意思除了说明我们有很多设备,另外也是说,我们集中力量,可以很轻松地解决很多问题......”

“一个国家对付这一点点小地方,确实问题不大......”

其实问题很大,他传这个,真的是要给大家做提示?那岂不是说,李一鸣连这边怎么做事都能猜得到?

如果李一鸣只会背那些书,他会被严格保护起来,直到他把所有的书里的内容都弄出来。

如果他很会发明,现在大概给他弄一个实验室,让他提供各种想法,当个科学家,但他现在不但什么都会,赚了那么多钱,还要改掉这么多政策。

那就必然是接班人了,......只是因为年纪实在太小,......

另外,也不知道身体到底怎么样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!

…...

深城,四号营地。

码头边角,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一条船,长三十米,宽十米,船体空荡,大部分东西都已经被拆了,似乎只是个壳子,几个战士在搭建着什么。

房间里,没有呼喝的拳风,只有凌厉的眼神和绕着转圈的两人。

陆大喜自小学的是形意拳,张长兵练的是陈氏太极,转了三圈。

突然间两人口中同时轻喝。

陆大喜一掌如刀扎向张长兵面部,按着那速度如果真扎到脸上,必然是血肉模糊,而张长兵却是身形微转,左手格了一下,两手如电抓住陆大喜的手掌,借着大劲就要拧个天地倒悬。

一个柔中带刚,一个刚中带柔。

“停!”

陆大喜和张长兵猛然收劲,愕然看向李一鸣。

“过来一下。”

两人来到李一鸣面前,略带忐忑地看着眼前少年首长,他们这些长年练武的,眼力都很好,只看眼前这少年的肤色,眼神就知道是有功夫在身,就不知道到底有多高。

“普通战士平时都怎么个训练强度?”李一鸣问道。

“平时我们五点出早操,负重拉练十到十五公里。”张长兵回答。

陆大喜看了眼张长兵:“我的兵是三十公里。”

张长兵扭头,脸色有点变。

“练耐力和意志力是可以......但不能算很科学,强度过大未必对身体好。”李一鸣看了眼周正说道。

周正暂不表态。

“请求发言!”

李一鸣看向陆大喜,点头。

“主要是......为了......”

李一鸣看看他:“为了什么?”

“都是大小伙子,不操练到没力气,容易想女人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李一鸣点点头:“有道理!但这跟我说的不是一回事。”

“那.....”

“战斗力里头包括了很多内容,反应力平时怎么练的?”

“对打...也不行吗?”

“对打也有问题,真打容易受重伤,假打练不出来真功夫,真打又容易伤到人......”李一鸣看着两人,“刚才你们也没办法往死里打对吧?”

两人点点头。

“请求发言!”

“嗯。”

张长兵有些不以为然:“要练功哪有不受伤的,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。”

“刚才你们有运气吗?”

“有!”

李一鸣笑了笑:“但那不是真正的气。”

“......”

周正微微看了李一鸣一眼,这孩子跟李建国说气功都是骗人的,但周正自己很是知道,功夫肯定是存在。

他自己不是一身功夫?

也许李一鸣当时说的是现在那些气功大师都是骗人的。

“那是你们的意识,感觉到了身体内部以往没有被感知的地方,行了,你们自己去思考一下,另外,”

李一鸣随口说了句,又看着陆大喜两人,“你们平时有在脑子子里模拟战斗吗?”

“......”

“平时多在脑子里想像各种紧急情况,先把意识训练到位,你们去想想,看看能不能拿一套新的训练方法......”

“是!”

两人敬礼出门。

房间又复安静。

“资料传得慢了。”

“可能还在讨论......”周正含糊地说了句,身在外地,其实很难能清楚知道中枢的动作。

李一鸣轻轻哼了声,微微点头,算起来这个时间,好多事都在发生,建国同志应该是在汇报,不知道表现怎么样。

周正突然开口:“你确定这两天会在这里?”

李一鸣点点头:“会。”

周正看看外头:“那我可能下午要回京一趟,明天再回来。”

李一鸣跟他说的好多事,必须抓紧时间回去汇报,否则不知道怎么配合。

另外,如果说李建国那边遇到点困难,他也可以帮着解决一些,估计是会有。h小说网≠≠wWW.HXIaOshUoWANG.CoM

而且李一鸣肯定也很想知道他老子的情况,不可能像他表面上这么漠不关心。

“我会把很多资料带下来。”

这两天李一鸣在深城,他还可以走,如果等到周一,这孩子去了香江,这里没他坐镇可真不放心。

“那要抓紧,天黑降落更有危险。”李一鸣轻声说道。

从这坐直升机飞到花城,再从花城乘专机回京,到那边整个时间不会少于四小时。

其实周正这个级别,都不应该坐直升机,损失不起。

周正看看李一鸣,微微点头:“这两天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想害我没那么容易。”李一鸣轻轻一笑,抬起左手。

周正目光落在李一鸣细细的手腕上,那里套着一个钢圈模样的东西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琴弦。”

“戴这个做什么?”

李一鸣摘下那东西,在指尖上轻轻一转,似乎是解开了什么结,这琴弦边转边散,化成了一个球形。

“琴弦很锋利。”

话音刚落,周正仿佛看到李一鸣手指轻轻挥了一下。

噗,一声轻响。

周正扭头,四米外地上有块木头落在地上。

仔细一看,窗边靠墙放着的一排桌子,一张张都是实木红漆,最边上那张桌子少了一个角,不对,应该是多了两个角。

少去的那一块,似乎正在地上。

被琴弦劈断的?

就刚才那么一下?

周正眼皮猛跳,走过去,蹲下拾起,截面如新,长十公分厚五公分,木质细密。

周正摇头苦笑,他知道李一鸣功夫了得,但从来不曾真正见识过,只是从资料上看到他有一手飞针的厉害本事,昨天看到的是他拿树叶和梧桐子当暗器弹了一下,......

没想到他手上这琴弦也这么可怕。

他不解开,谁知道那是个武器,还是这么可怕的东西。

这个距离之内,这么轻轻一挥,就能把这么厚的木头劈断,那如果是人,直接就削成两段了吧!

盯着木头看了一会,周正突然间发现这木头上居然有几个小小的洞,洞里有半只虫子,粘乎乎的。

“嗯?”